首页新京葡信息化 › 年可处理垃圾15.5万吨,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背电极材料——钼背板玻璃

年可处理垃圾15.5万吨,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背电极材料——钼背板玻璃

3月21日下午三点多,位于高新区中粮大道2011号的蚌埠兴科玻璃有限公司厂区内,一派繁忙。当天下午,该企业自主研发生产的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背电极材料——钼合金背板玻璃,正在装箱,并将运抵德国Avancis太阳能公司。这是我国同类产品首批出口欧盟国家。

近年来,在湖北省襄阳市老河口市,由于种种原因,垃圾焚烧厂建不起来,垃圾填埋场库容紧张,“垃圾围城”困境亟待破解。

2017年3月15-19日,越南国际建筑建材及家居装饰博览会(Vietbuild)如期在越南国家会议展览中心盛大举行。

随着全球能源形势趋紧,太阳能光伏发电作为一种可持续的能源替代方式,近年来得到迅速发展。据欧盟联合研究中心预测,太阳能光伏发电在21世纪会占据世界能源消费的重要席位,将成为世界能源供应的主体。而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以它的高光电转化率、绿色环保等特点越来越被重视,并首先在太阳能资源丰富的国家,如德国和日本,得到了大面积的推广和应用。
“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背电极材料——钼背板玻璃,有着良好的市场前景,但钼是一种稀有金属,生产相对成本较高。去年3月起我们开始自主研发传统钼背板玻璃的替代产品——高效新型钼合金背板玻璃。整个研发期持续了10个月。今年春节前,首批钼合金玻璃试产成功,这也是我国首次在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背电极玻璃中,应用了钼合金技术。”企业研发负责人夏申江博士告诉记者,“首批生产的25600片钼合金背板玻璃,今天将全部装箱完成,共计7个集装箱的产品,将通过物流运往上海港口,然后走海运运抵德国,整个运输过程预计在一个月左右。”
玻璃原片清洗、进入镀膜箱体、切割、磨边、打孔……当天下午,记者在生产车间看到,整个钼合金背板玻璃加工过程基本不需要人工参与,工人师傅仅需要将“机器手”码放整齐的成品进行装箱。在成品储存车间,两辆小型铲车轮流驶上大型集装箱货车,不一会,满满一个集装箱的货物就已经装点完毕……
据了解,今年,蚌埠兴科玻璃有限公司已与德国Avancis签订了75万平方米钼合金背板玻璃的国际订单。待本地凯盛光伏材料有限公司铜铟镓硒生产线投产后,计划年提供钼合金背板玻璃220万平方米,打造全球最大的钼合金背板玻璃生产基地,并实现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“蚌埠制造”。

修建新的垃圾填埋场?没地,不行!将垃圾运到别的县市处理?也没人愿意!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当地有一座年产300万吨水泥的大型水泥窑,由葛洲坝集团水泥公司营建。能否“借鸡吃虫”,让它“吃掉”这些垃圾?水泥企业正想方设法搞绿色转型,双方一拍即合。
年可处理垃圾15.5万吨

精彩绽放越南建博展
在这个春季,越南建设部联合河内市政府举办的VIETBUILD,又一次吸引了来自全球19个国家参展商的参与。此次展会规模空前:组织方为参展企业提供近1700个展位,相比去年展位数量增长达20%。
作为东南亚最有国际影响力的建筑博览会品牌之一,白云化工每年都会精心准备,并与全球知名建材品牌共同参与其中。此次展会,白云化工与越南本土乃至外资知名业主,总包,门窗及幕墙施工单位,及其他配件生产企业相聚一堂,分享白云在全球范围内最新项目进展与新产品研发成果。
广受越南市场认可
随着经济不断发展,越南市场对产品及品牌要求不断提高。白云化工重视越南市场,不断完善当地经销商网络,培训专业的服务团队,以本土化策略力求为客户提供彰显“中国质量”的密封胶解决方案。
在当地,白云化工得到了越来越多越南建筑同仁的认可,使用白云产品的项目正在不断增加。
下面和白云小编的脚步,一起欣赏那些使用白云密封胶的越南建筑吧!
近年来,白云化工不断摸索出一条“科技产业化、生产智能化、管理信息化、品牌国际化”可持续发展路线,白云化工希望以卓越的产品和特色“全过程服务”,在更广阔的国际舞台上,绽放民族品牌的光芒!

2015年9月,葛洲坝—老河口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500吨/天项目成功投产运行。

该项目通过采用国际先进的城市生活垃圾预处理技术,结合新型干法水泥生产技术,日处理生活垃圾能力达到500吨,年处理量达15.5万吨,可满足老河口市及周边地区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置要求。

“水泥窑炉温高达1400—1800摄氏度,燃烧充分,可以有效阻止二噁英生成。”项目投资方、葛洲坝中材洁新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尹应敏介绍,由于将生活垃圾量控制在占水泥生料比重的3%以内,水泥成品的质量不会受影响;且其处理过程中没有废渣排放,还能固化垃圾中的重金属离子,一举多得。

“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,是现有垃圾处置手段之外的有力补充,前景广阔!”尹应敏表示,目前国内对此项目还存在一些争议,但“垃圾围城”“垃圾围村”不等人,还应尽快统一认识,按国家要求加速推广。

运营企业需政策支持

企业不能光讲环境效益,而不讲经济利益,否则将难以持续。

垃圾“咯大牙”,怎么办?“我国的生活垃圾没有分类,不能直接和水泥生料混合在一起焚烧加工,必须投资添置设备来分选垃圾,这大幅提高了企业的运营成本。”尹应敏表示,必须力推垃圾分类。

垃圾“没嚼头”,怎么办?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老河口市,生活垃圾中的可燃物仅占30%左右。垃圾中的可燃物越多,节约的标煤越多;可燃物少,就得多花钱买煤,以补充燃料不足。

项目“吃不饱”,怎么办?据介绍,该项目的盈亏平衡点是400吨/天的垃圾处理量,由于目前每天收集的垃圾量低于400吨,企业赔本赚“吆喝”。针对这种情况,襄阳市和老河口市共为企业提供了750元/吨的处置费,保证了企业的正常运营。

从行业属性看,水泥企业是传统的“两高”企业,戴的自然是“黑帽子”。“ 帽子
决定 票子
,这可不是开玩笑!”尹应敏说,企业为社会解决垃圾难题,有了公益性,是不是该按环保企业待遇,给予减税、退税?

“国外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技术发展几十年,比较成熟,国内发展关键要有政策扶持,同时还要因地制宜,有针对性地建好、用好。”联合国环境规划署—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教授杜欢政表示。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:新京葡棋牌-电玩娱乐场388官网 http://www.haroldhester.com/?p=174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